校史文物介紹
:::
:::
  校史文物介紹  
     
 

 奉安櫃

    日本殖民台灣時期各級學校皆建置奉安櫃(),用以放置「天皇教育敕令」及「天皇與皇后照片」,敕令猶如天皇分身,因此平日上學時,學生一進校門都必須朝奉安櫃方向鞠躬致敬。奉安櫃外觀類似一般保險櫃,但外觀上有幾點不同可資辨別,如奉安庫可見「五七之桐」和「鳳凰蒔繪」,鳳凰和桐樹都是祥瑞高貴的象徵。中山女高校長室內所存奉安櫃即可見「五七之桐」圖樣,三片桐葉上有三穗花束,左右花穗各帶五苞,中間花穗則為七苞,日本稱為「五七の桐」,為桐紋中最高級、被視為當權者的紋章,徽幟地位僅次於日本皇室的「菊紋」。

 

 

棟札(上樑記牌)

棟札,即上樑記牌,為日本人建築房屋時舉行「上樑式」(或稱上棟式、上棟祭)時置放在屋內高處的牌子,上書工程名稱與上樑時間、業主、設計者等與建築相關的資訊,同時亦書寫神官之名請求庇佑。逸仙樓三樓天花板內的棟札為木製,上書「奉鎮祭  屋船久久能知命 屋船豐受姬命  手置帆負命  彥狹知命  台北市上埤頭百拾二號番地台北州立第三高等女學校新築校舍」。「奉鎮祭」即校舍落成舉行的祭典、中間四句「屋船久久能知命」是「木神」、「屋船豐受姬命」是「稻神」、「手置帆負命、彥狹知命」都是木神,祈求神祇保佑屋舍。逸仙樓始建於昭和十一年(1936),同年1217舉行上棟式(棟札置放之日),竣工於昭和十二年(1937)。

 

 

西式壁爐

壁爐的空間原為和式作法室的準備室,主要做為日本傳統禮儀教學之和式空間。日本殖民台灣時期,高等女子學校都設有和式作法室提供學習茶道、華道(插花)等,此處壁爐刻意建置於房間轉角處,有洗石子灶口、墨綠釉面磚爐身、木質檯面、木造假爐道,但並沒有真正煙囪或煙道,主要作為裝飾用,表現出和洋融合的味道。

 

古蹟鏡子

    位於逸仙樓南北棟北側底的一面大鏡,木質鏡框,鑲嵌於壁,左下角可見一排文字:「昭和六年三月,富田先生、金田先生寄贈」,原作為廁所入口前整理儀容之用(今廁所入口已更改方向),昭和六年即西元1931年,推測為本校西門町舊校區舊物,隨著1937年遷校至此,一同移置至現今位置,年復一年,陪伴學生度過青春歲月。

 

彈孔

逸仙樓建物表面彈孔痕跡,推測為1945531史稱「臺北大空襲」所遺留,第二次世界大戰時,日本殖民下的臺灣臺北市遭受到美軍最大規模的空襲攻擊,美軍空襲主要目標為台北城內的政府機構及軍事機構,位於台北城郊區的三高女逸仙樓雖未被直接擊中,但亦遭受炸彈爆裂物之波及,至今流彈波及的牆上彈痕依然清晰可見。

 

 

 

 

圓拱高窗

    圓拱高窗,與逸仙樓其他長條窗同高,只是頂上採圓拱形式,這是現代主義建築強調簡潔線條(直線)原則之外,一種變化與平衡效果。圓拱高窗主要設計在原校舍之作法準備室(逸仙樓三樓東西、南北棟交接處)、音樂教室及樂器練習室(逸仙樓南北棟二樓突出之建築)外牆的最上層。圓拱高窗均為上下推拉窗,除此之外,整體外牆也有少數幾樘平轉式旋窗。

 

 

槢木天花

    逸仙樓天花板有數種施作方式,因而呈現不同的風貌。槢木天花板為一種表面沒有紋樣表現的封閉式天花板。此種天花板會先在樓板下方做吊筋,次以扁狀木條施做底面骨材,再塗抹稻梗灰漿為底塗、麻絨灰漿為中塗,最後表面施作面灰層整平。完成以後,其表面平整且無任何紋樣線條的分割,只在周圍做線板收邊。這樣的天花板,簡單而素雅,目前在逸仙樓一樓、南側校舍的東側樓梯間可見到此種天花形式。除此之外,西側二樓半圓形空間前走廊,此處留有一個方形孔洞,也可看到槢木天花之結構。